紫羽山莊

關於部落格
  • 255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從失憶起的那天

二、


『芷柔這麼急約我出來有什麼事嗎?』海靜是芷柔在失憶中,唯一仍存在記憶裡好朋友。


『海靜,我……我真的不知應怎說起。』芷柔欲言又止地說。


『什麼事呀?說出來聽聽,看我能否幫妳忙。』海靜關心地追問。


『昨晚我在俊軒的衣袋裡發現了一張女人的相片,我……我真的很擔心他在外面另有女人。』芷柔想到這裡不禁泛起了淚光。


此刻的海靜突然沉默起來,她這刻的眼神全不敢正視望著芷柔,但從她的眼神背後,似隱藏著一些不能說的秘密。



『海靜妳……妳為何不說話,妳是否知道些什麼?』海靜的神情,芷柔全看在眼裡。



『我……我怎會知道什麼啦,芷柔可能是妳多心,不要想太多,這樣會對妳不太好的。』海靜輕拍著芷柔的手安慰地說。



『嗯,可能吧!但我總覺得不知在哪兒見過那女人的,可是每次想努力想起時,腦子仍是一片的空白。』



『其實妳何苦要記起以前的事,過去的就由它過去吧,妳現在不是活得很好嗎?』海靜突有感而說。



『我真的不太明白為何妳和俊軒也不想我記起以前的事,是否當中有什麼不能給我記起的秘密。』芷柔緊張起來地說。



『當然不是啦,妳不要把事情想得太複雜,更不需要去懷疑俊軒對妳的愛,生活其實是很簡單的,一切活得開心已很足夠。』海靜的目光再一次移離芷柔的視線。



也許海靜說得對,既已忘了過去的事就由它過去吧,現在一切不是活得很好嗎?雖然俊軒的冷淡令他有點難受,但她始終是杜太太,只要她永不放棄這名份,這身份誰能搶奪呢?



可是忘記的背後,到底隱藏著什麼她已記不起的秘密呢?那個女人究竟和俊軒有什麼的關係?為何海靜那目光始終不敢面對著她?這一連串的問題足似令芷柔憂心不已,試問她又怎能安份地活好現在呢?



三、


芷柔今天突然心血來潮,她刻意地打扮,然後在俊軒的公司大樓外靜候著他下班,雖然不知俊軒今晚會多夜才放工,可是她只想給他一份意外的驚喜,希望能藉此重拾倆人的感情。



時間差不多到六時,正當芷柔也站得有點累時,隨即見俊軒步出公司的大樓,她本想立即衝上前讓他感驚喜的,可是她突然把這決定收回,很自然地看一看手上的錶,錶上的時間正好是六時正,她奇怪地為何俊軒今晚會這麼早,她靜悄悄地跟著他後面,直至到附近一間療養院的門前才停下來。



芷柔整個心也跳了出來,心中千百個問號,到底俊軒來這兒做什麼?到底是誰人入了醫院?為何從沒聽他說過有親人進院的事?



她的腦子突然亂了起來,一幕一幕全不清晰的畫面,正在腦裡捲動起來,整個頭也痛得快崩潰了。



『小姐妳沒什麼嗎?』一把聲音在她耳邊響起來,她抬頭一看是一位穿著白袍的姑娘。



『嗯,沒什麼的,可能追趕著前面那個先生時,令我有點兒不夠氣才會這樣。』芷柔全無意識地說。



『妳是說剛進了電梯那位杜先生?』姑娘用好奇的語氣問著。



『對呀,因他剛在我們的店子留下了東西,我又不知道他的電話,所以才追趕著他,請問他進了幾號房?』芷柔心生一計地說。



『原來是這樣,杜先生每晚也會去五一六號房探那個女人的,杜先生真的很好人,這半年裡從不間斷地來探望她,我每次問他是否來探太太,他只是在苦笑,看上去很像有什麼苦衷似的,令我也不太好意思再問下去,其實不管是什麼的關係,這個女人已變了植物人,若是換了是別的男人,早已離她而去。』這位姑娘一口氣地說話,全沒留意芷柔的臉色正在驟變中。



『小姐,小姐妳沒事嗎?』這刻她才驚覺芷柔的臉色已全變得發青了。



『沒什麼,我……我的手突覺有點冰冷,可能是貧血的關係吧!』芷柔此刻的心情實在非筆墨所能形容,她差點兒真的要昏過去。



『妳要否在這兒坐一會,待杜生下樓時,妳才把東西交給他?』



『嗯,不用了,我沒什麼的,我自己去找他。』芷柔支持著全已乏力的身軀,內心不停地顫抖,她將要面對不能接受的事實。



她放輕腳步地走近這房間,房裡的情形她全看在眼內,俊軒百般溫柔地幫睡在床上的那個女人,用毛巾輕輕地抹著她的臉兒,更一邊抹著臉兒,一邊輕撫著她那長長的秀髮,一副情深款款的樣子,最後還緊握著她的手,像是在替她禱告。



這一切也看得芷柔怒火在燃燒,簡直是痛不欲生,她真的想不到俊軒竟背著她有別的女人,而這個女人竟是一個植物人,她竟連一個植物人也鬥不過。



但這個女人怎會變成這樣子呢?難道和那次的意外有關係,怪不得俊軒總是不想我記起以往的事,還有海靜,她一定知道在意外之前,到底發生過什麼事的,我不能給她們這麼蒙在鼓裡的,今晚一定要俊軒說清楚事情的真相。


四、


『又在等我,我不是說妳先睡嗎?我真不知自己會忙到什麼時候,若長期也是這樣,妳會很累。』俊軒已疲倦盡現,他全沒留意芷柔那哭成淚人的樣子。


『相信我怎樣累也不及你,每天晚上也要去陪那個女人,又要編故事來騙我,可說是用心良苦。』芷柔用著哭得極其沙啞的聲音地說。


俊軒此刻才如夢初醒地,再定一定神看著芷柔時,才發現她臉上那不停流下來的淚水。


『怎麼啦,為何不說話,是再找不到藉口,還是想編一個更動聽的故事來安慰我,到底那個女人是誰?是否在我未失憶前,你已經和她來往,到底你想瞞我到什麼時候,嗚……嗚……嗚……,你很狠心竟這樣對我。』芷柔此刻已全沒法冷靜下來,她的心已全破碎了,沒想到她最信任及深愛的人,竟在背後做出那回事,她真的比死更難受!


『芷柔,我真不知要從哪兒說起,我不想妳再受剌激,妳相信我,我對妳的愛從未改變,但我……我對自己所做出的事情也要付上責任。』俊軒這刻臉上全是痛苦不堪的神情,看來在他的背後實在隱藏著莫大的苦衷。


『責任?究竟對誰要負責任?對我還是那個躺在床上的女人,你……你始終不肯對我說真話,你一直也在欺騙我,你根本不再愛我,你是選了那個女人,你留在我身邊只是為了自己的心好過一些,若有朝那個女人醒來後,你一定會離開我,嗚……嗚……嗚……,你好忍心,竟然可以這樣對我。』


芷柔情緖已到達不能自控的地步,即使俊軒緊捉著她的雙手,她依然發狂地把他推開,大聲疾呼地狂奔出門外。


當她狂奔到馬路時,突然有一部電單車衝出來,雖然還可剎掣得住,但仍把芷柔整個柔弱的身軀拋跌在地上,追趕過來的俊軒,看到這情景時,像發了狂似的抱著芷柔大聲疾呼,那狂呼聲劃破整個寧靜的夜空。


芷柔終於昏迷了好幾天後醒了過來,她第一眼看見的是海靜那雙哭得紅腫的眼睛,亦因這次的車禍,令她的所有記憶也回來了,她的淚水不停地流下來,無限的內疚及悔意全湧上心頭。


『芷柔妳醒了,太好呀,我還以為妳會像……像……,沒什麼啦,醒了就好,醫生說只要妳醒過來就沒什麼事了,幸好那車及時剎掣,並未把妳撞得太傷,只是令妳昏迷了好幾天,真的是謝天謝地,俊軒剛剛走了,我打電話給他,要他立即趕回來看妳。』海靜一邊抹著臉上的淚說著。


『不要,不要打給他,我這刻不想見他。』芷柔無力地捉著海靜的手。


『為什麼?芷柔妳相信俊軒,他真的很愛妳,忘記對妳來說是好事,我們也想妳重新過日子,不是有心瞞著妳的,過去的事妳不要再追問好嗎?』海靜用哀求的語調說著。


『唉!一切也太遲,我也很想不記起以往的事,亦不想再去追問,就讓一切重頭來過,可是已沒有法子再回頭,我實在沒法去原諒自己!』芷柔那淚水已全掩蓋著她的臉。


『芷柔妳……妳已經記起以往的事,妳已完全康復,是嗎?』海靜整個了發呆了,本已平靜的生活,此刻再起波瀾。


『海靜我想自己一個人冷靜些,妳也累了,先回去休息吧!不用擔心我,不會有事的。』芷柔無力地苦笑,這個苦笑好像是下了什麼決定似的。


五、


『姑娘,病房裡那病人去了哪兒?』海靜心急地問著。


『嗯,這個病人今早走了。』


『走了,妳們怎能給他走,她不是有傷嗎?昨晚才剛清醒過來,妳們怎可以這麼疏忽,妳們怎樣做事的。』在旁的俊軒情緒突然失控地罵著說。


『這位先生,她要走我們也沒辦法,再說她的傷並不是這麼嚴重,只要她清醒過來就沒事了。』這個姑娘不甘心地回應著。


『請問這位是否杜俊軒先生?』另一位比較溫和的姑娘走上前說。


『是呀。』


『這封信是那位芷柔小姐託我交給你的,她說你看後就會明白,還請你不要找她,因她也不知自己會去哪兒。』


俊軒和海靜互相對望了一眼,俊軒那無奈及悲痛全湧於臉上,更顫抖著接過這封信,他輕嘆一口氣,但也無助那內心的痛悲,他強忍著淚水看著信裡的每一句深情的說話。


信裡寫著:


"俊軒,當你看見這封信的時候,我也不知自己身在哪個地方,離開你是我一生的痛悲,但若我不這樣做,我實在沒法原諒自己,更不想你活在痛苦的邊緣,當日你為了不想我再痛,刻意地阻止我回憶起過去,你寧可自己承擔起莫大的傷悲,認識你是我此生無悔,可是我亦恨我自己竟成為你和她之間的第三者,你本應有一個完美的家庭,只因我的介入令你陷入不義之名,可是她的無私及偉大,卻令我這個第三者覺得羞愧及可恥。


那天我刻意地走到你們離婚的地方,目的是只想你不要和她再有任何的說話,我要把你全部佔有,我要在她的面前顯示我是勝利者,可是你那無奈及不捨的樣子,令我醋意大發,一怒之下衝出馬路,目的只是想讓你緊張及心痛,就是我這個任性的做法,做成一生不能回頭的錯!


真沒想到當其時竟有一輛大貨車突然衝出,無私的她竟為了救我,立即把我推開,用她的身體擋著那大貨車,被撞得頭破血流,我可慶幸失憶了,可是她卻成了植物人,這刻即使我怎內疚,也挽回不了我那自私的做法。


俊軒我很開心這半年裡,竟能做了你沒名份的太太,這令我此生無憾!請你在以後的日子好好地照顧她,你要用盡你下半生的愛來愛她,這是我能為她做的最後一件事,只有我離開才能有完美的結局,請你在以後的日子忘記我,只有忘記,彼此才能好好生活下去,我們已不能挽救以犯的錯,我們只能盡力去補償那罪過。


俊軒若有來生,我依然很想做你的女人,但這次我要名正言順地做你的太太,不要再做破壞別人家庭的第三者,我真的很後悔,若一切能重頭來過,我一定會選擇退出,也許現在說什麼已太遲了,我會在遠方默默地祝福她早日康復,讓你們重拾那幸福的家。"



俊軒看後默然不語淚水一點一滴地流下,他此刻的心悲痛欲絶,可是他又能做什麼呢?一切也是沒法挽回的錯,他此生也背負著兩個女人對她的愛,也許芷柔說得對,只有忘記才能好好地活下去!


                                                                ----- 完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