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羽山莊

關於部落格
  • 255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短篇小說) 不 能 說 愛 你

二、


時近黃昏,正是夕陽西下的時候,窗外的景緻份夕明媚,可是海盈
卻坐在客廳裡,呆呆地看著那幅油畫,而她的眼神並不是欣賞,而
是痛哀!


『海盈,沒事吧,我看見妳呆坐在這兒很久了,但妳的眼神一刻也
沒離開過這油畫,妳是否身體不舒服?』浩天充滿著疑惑的口吻地
問。


『嗯,沒什麼,不要擔心。』海盈立即把眼神移離那油畫。


『唉!我不知道是否這次的意外令妳受驚了,還是有別的原因,妳
不想對我說,怎樣也好,我真不想看見妳現在這樣子,妳變得不止
沉默了,還整個人顯得落寞,海盈妳坦白告訴我,到底那天晚上發
生了什麼事?』浩天實在忍不住追問。


『什麼事?就是撞死人這事情,你還想有什麼事會發生?』海盈有
點兒不高興反問地說。


『對不起!我不應這樣來問妳的,可能這件事發生後,大家也很累
了,我們很久也沒有去旅行,我想下星期去韓國,妳說好嗎?』浩
天興致勃勃地說。


『旅行?讓我想想再說吧,現在有點累想去睡,吃飯時不要喚醒,
由我繼續睡吧。』海盈拖著極疲累的步伐回房。


浩天看著海盈的背影,心底裡不禁沉了下去,海盈不止行為上改
變,甚至乎對他的態度也全然不同,她再沒有往昔那股熱情,換來
的是冷冰冰的態度,他們夫妻之間,從那車禍開始,整整一個月沒
有再親近了,浩天的內心很孤單很無奈!


晚上窗外下著綿綿細雨,令寂靜的長夜更漫長,浩天無心睡眠地坐
在客廳中,一邊聽著悠揚悅耳的音樂,另一邊則喝著令他更精神的
咖啡,正當音樂在播放著梁祝協奏曲時,他的視線突然望向油畫下
的方位,竟發現地上有一些水點,初時還以為是在油畫旁那魚缸流
下來的,隨即走上前看個究竟,及追溯那水點的真正來源。


他隨著水點流下來的位置,一步一步地向上望,竟發現這些水點是
從油畫處滴下來的,他覺得極其怪,現在已不是潮濕的季節,絕對
沒有可能會浸水的,究竟這些水點是經從何浸出來?浩天這刻真的
是不思不得其解,正當他滿腦子疑惑之際,他的眼神突與油畫中的
人像眼神有所接觸,這無心的接觸竟把他嚇了一跳,他所看見的就
是素像的眼睛佈滿著淚水,隨之而慢慢地流下來,他這刻真的沒法
相信眼前的事實,他不斷地揉擦著眼睛,真的怕看錯了,到底發生
什麼事?這素像竟會掉下眼淚來?不可能的,絕對不可能的,簡直
是天方夜譚,這幅畫掛了已有一年多,從沒發生過像今晚的怪事,
一定是有問題,浩天突然像想到什麼似的,他咬著下唇像是已下了
什麼的決定。


早上窗外仍然是下著綿綿細雨,本已睡得不太好的海盈,這刻竟給一些吵嘈的聲音弄醒,而那些聲音竟是由客廳傳入來的。


『你在做什麼?』海盈步出客廳即見浩天正在拆掉掛在牆上那油畫。


『海盈這麼早,是否這麼嘈雜聲把妳弄聲?』浩天看見海盈一臉的倦容,立即走上前擁抱著她說。


『嗯,我本來已睡醒了,你想將這幅畫怎樣?』海盈樣子有點緊張地說。


『昨晚發生了一件怪事,我想一定是與這畫有關係的,所以我才決定把它拿掉,免得日後會把妳嚇倒。』


浩天把昨晚發生的事情,一字不溜地說給海盈聽。


海盈聽了後,不但沒有驚慌的樣子,反而是極力地反對把畫拿掉。


『不能拿走,這幅畫絕不能拿走。』海盈語氣堅決地說。


『為什麼?它是一幅不祥之物,昨晚我想了很久,近這個月妳的性情有這麼大的改變,一定是受它的邪氣所影響,若不是這樣發生意外那一晚,這幅畫怎會無緣無故地在車禍現場,事後妳又說只記得那女人走出來的情形,其它的全記不起來,一定是它在作怪,我怎可以留它在我們家裡,其實拿掉了它之後,我還打算找個師傅來驅走我們家裡的邪氣。』浩天從沒對海盈這麼大聲說話,可是此刻他真的越說越氣了。


『不,不能的,浩天我求求你,你千萬不要這樣做,否則你一定會後悔莫及。』海盈像發狂地搶回那幅畫,然後把它緊緊地抱在懷裡,像是怕再次失去一樣。


浩天看見海盈此刻的舉動真是嚇得傻了,和她結婚至今,從沒看見過她像現在的瘋狂行為,到底是什麼令海盈變得這樣?這畫的背後到底隱藏著怎樣的秘密?浩天這刻越想越心寒。


三、


接近傍晚時分,天色依然是昏暗暗地,雨依然是下個不停,整間屋子被今天早上所發生的事情,籠罩得寂靜無聲。


浩天呆坐在客廳了已大半天,他的視線沒有一刻離開過那幅畫,可是他始終沒法找出答案?更不明白海盈突然為了這幅畫這麼的瘋狂。


當浩天想得入神之際,突然背後有一把很溫柔的聲音,這聲音浩天已很久沒有聽過了,自從那次的車禍發生後,這把充滿誘惑的聲線,早已與他隔絕了。


『海盈妳……妳很美呀,我真的很久沒看過妳這樣的打扮,妳整身的打扮很性感,我真的很久沒看過。』


浩天隨著那把溫柔的聲音回頭望時,看見海盈穿著粉紫色的性感小背衫,再配以一條淺紫色的薄沙料子長裙,穿著粉藍色的高跟鞋,給人一種飄逸的感覺,更顯出她的成熟動人的韻味,看得浩天心也醉了,之前所發生的事也抛到九霄雲外。


『妳是否想出去?』浩天極期待能和海盈再重溫一個溫柔的夜。


『不想,我只想這樣靜靜地坐在你身邊。』海盈把自己倒進浩天的懷抱裡。


『怎麼啦,是否有話想和我說。』浩天輕柔地撫摸海盈的秀髮,貼近她耳邊地說。


『沒有,什麼也不想說。』海盈臉上那悲痛的神色,給她那溫柔的聲音掩蓋著。


『那妳為何穿得這麼漂亮,妳這樣的打扮很誘惑我,我真的很久沒有親近妳。』浩天借意地說出心底話。


『浩天,如果我做錯事,你還會……還會愛我嗎?』海盈突然揚起那帶著淚水的臉兒問著。


『怎麼啦,發生什麼事?不要哭,妳這樣我會很心痛的。』浩天立即幫她抹去淚水。


『你還未答我。』


『會,不管妳犯了什麼的錯,我也一樣會愛妳,只因妳是我一生的最愛,沒有任何人能代替妳。』


當浩天說完這話後,海盈竟哭得死去活來,這突然而來的情景,真的令浩天不知所措地,他這刻實在沒法猜透海盈內心的世界,她今天所有的行為也是極反常的,他現在唯一可以做的是把她抱入懷裡,用溫柔的雙臂來輕撫著她,望能解除她心中的傷痛。


不知在什麼時候,浩天竟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睡著了,並且熟睡得很,他起來時已是另一個清晨。


浩天腦子有點兒不太清醒,隱約記起在傍晚時,還坐在這兒輕撫著海盈的情緒,只是不知怎樣竟睡著了,這實在不太像他,他向來是很醒睡的,從沒像昨晚一樣,竟然可以睡到另一個清晨。


他整間屋子也找遍,可是仍找不到海盈的芳蹤,當他心裡感不安的時候,才驚見餐桌上放著一封信,浩天突感心緒不寧,立即把信打開細看內容……


浩天當你看見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煙飛灰滅,我的靈魂永遠也不會再在你身邊出現,我真的很希望你能原說我,因在這一個月裡,我霸佔著你太太的身軀,令我感覺到被愛的幸福!


若那個晚上,我沒有潛進你屋裡偷那幅油畫,你的太太就不會開著車來追趕我,便不會發生在撞車後,彼此的靈魂互相被撞了出軀體,更不會有靈魂錯掉的事情,可是更不幸是你太太的靈魂,竟被撞進那油畫裡,受著不能安息的折磨,你現在明白那畫像為何會哭,而我為何不讓你把那畫賣掉。


因我一時的貪念,竟奪去了你太太的性命,亦同時間也奪去了自己的性命,真是打落十八層地獄也不能贖回我的罪,但這段日子是我最感幸福的,一個從來沒有人愛過的人,從不知愛是怎樣的人,在這短短的日子裡,體會到什麼是愛,真的很感恩!


昨天我刻意地打扮,期望自己會變成她,即使能做一秒鐘的她,我亦感開心,可是你那番愛的剖白,令我突然醒覺到我只是附在她肉身上的靈魂,你所愛的是她不是我,而你亦根本不知我的存在,所以我沒有資格說愛你,更沒有資格被你愛,你現在清楚我為何會哭得這麼傷心欲絕。


我亦是時候要離開了,我的靈魂已一天比一天虛脫,我不能再在這人世間浮游得太久,一個月對我來說已很足夠,可是對你來說卻是一種殘忍,浩天原諒我不能回頭的錯,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你那一番愛的剖白,你的太太是全聽到及感受到的。


浩天看完這信後,整個人也軟而無力地坐了下來,他看著那幅畫像,淚水開始不受控制地流下來,現在的他還可以怎樣?他亦沒法改變命運的作弄,哭是他唯一的釋懷。


---  全 文 完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