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羽山莊

關於部落格
  • 255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短篇小說) 錯 步

『秀靜?妳……妳就是那個尹秀靜,妳不要哭好嗎?哭得我心也煩死了。』震偉不知這個女人為何會找他,但他最怕就是女人的哭叫聲。


『那你告訴我,到底去了哪兒?』


『我……我去了北京,因有些急事要趕去辦,剛巧碰上大風雪,所有的電力也出現問題,妳看電視新聞也應看到吧,所以才沒法通知妳。』震偉突然心生一計,並帶著顫抖的語調解說著。


『是嗎?你真的沒有騙我,你是否在上面有女人,才會走得這麼急,你是想不要我了,對嗎?一定是這樣,你想不要我了。』這個名為秀靜的女人,情緒又再度混亂起來了。


『怎會啦,我現在忙得要死,那有時間再找別的女人,不要說別的了,即使是妳我也抽不出時間見面。』震偉實在也不知自己在說些什麼話,他只想快些掛線,不想再浪費時間來應酬這個女人。


『真的嗎?我明天來找你,一定要你當面和我說,我才會相信,你不要走呀,記著我會來找你,不要避開我,否則……』這個女人還未把話說下去,已把電話掛了線。


電話被掛斷後,震偉心裡突感有一陣不安的感覺,只是這種不安,很快地被另一種感覺所取代,當他心裡想著過了今晚以後,他將會獲得永遠的自由,他不需要再擔驚受怕,也不需要去理會任何人,還有不需再給那個電話裡的女人苦纏著,想到這些他不禁地從心底裡笑出來。



二、


那個寒冷的清晨,在這個沒有半點兒人影的海邊,有兩個樣子長得一模一樣的男人正在對話……



『大哥,我在這兒。』一個鬼祟的男人,正在四周打量著。


『嗯,我不是再三叮囑你,不要再找我嗎?你還敢打電話到報館來找我,這算是什麼意思。』另一個男人正面對著這個鬼祟的男人在說著。


『大哥,對不起!我也不想的,可是我真的走投無路了。』


『什麼走投無路?我不是已給了你一筆錢,你還想怎樣?』那男人開始氣起來。


『那筆錢我……我已花掉了,大哥你再給我一筆錢,我發誓以後真的不會再來找你。』那鬼祟的男人哀求地說。


『什麼?花掉得這麼快,你又把那些錢放在賭博上,你……你真的死性不改,我真不應認回你這個弟弟。』那男人已沒好氣說了。


『你現在說風涼話,你知我的生活是怎樣過?你是有名氣的作家,而我呢?我只是一個做機械維修的普通工人,你每月賺回來的錢,等於我半年的工資,你生活得這麼富裕,每餐也是大魚大肉,而我只是每天在捱麵包,難道幫我也不行嗎?我並不是外人,而是你的親弟弟,並且是孖生的。』那個鬼祟的男人亦開始發怒地繼續說:『你不要給我看穿你的心,你基本上不是真心幫我,你是怕給人知道,有我一個這樣倒霉的弟弟,破壞你的聲譽,你不要說得你這麼偉大。』


『你喜歡怎樣說隨你吧,我這兒只有二仟元,亦是最後的一次幫你,以後也不要來找我,反正我下星期將會離開香港一段時間,你自己好自為之。』那個男人說後,便把錢放進那鬼祟的男人袋子裡。


『二仟元?你當我是什麼人,乞丐?向著你討飯吃,我現在不是要二仟元,而是要五十萬。』那個鬼祟的男人把袋子裡的錢拋回給那男人,臉上充滿著怒氣,那雙眼睛佈滿著可怕的殺機,用著那怒吼叫聲繼續地說:『霍震偉你好命,當日爸爸帶了你來香港,讓你能好好地繼續學業,而我卻留在廣州給姑媽收養,你才有今天的成就,我讀書不及你這麼多,文字也認識得少,沒有你這麼好的才學,能成為作家,而我卻一世在倒霉。』這個鬼祟的男人一邊怒罵著,一邊卻在自怨自艾。


『好了,說夠了沒有,若你肯努力就不會有今天,至於你要五十萬,我實在無能為力,總之錢就是得這麼多,要否隨你吧,況且我會離開香港一段時間,震雄你返回廣州,重新再努力工作,留在香港只會令你沉淪。』那男人說後,便準備轉身離去。


『大哥,求求你再給我一筆錢好嗎?若你這次不幫我,我一定會死的,因為我……我欠下了貴利,連本帶利真的要還五十萬,大哥你救救我,若你不救我,我一定會給他們打死的。』那個鬼祟的男人突然跪了下來,更用雙手捉住那個男人的腿,不斷苦苦地哀求著。


『這是你的問題,與我沒有任何關係,我真的沒有這麼多的錢,我已經一次又一次地幫你,這次我真的無能為力,我只能說祝你好運。』那男人說後立即撇開那個鬼祟男人的手,然後頭也不回地準備離開。


可是那個鬼祟的男人,竟不知在什麼時候,竟取起地上的一塊石頭,向著那個男人的後腦發狂地打下去,他也不知自己狂打了多少的時間,當他看見地上滿佈著一大灘的鮮血時,才懂得停手,他發呆地坐了一會兒,然後很冷靜地搜索著那男人身上的所有的物品,更把他自己的物品和那男人對掉,再把那男人的屍體用力地推出到海中心,沒待多久那男人的屍體,已逐漸逐漸地被那無情的海水所淹沒了,去到一個沒有人找到的世界……



三、


震偉突然從睡夢中驚醒,滿身冷汗的他,臉色又紫又青地,全身更不停地顫抖,整整一星期了,他始終沒法忘記這一幕,每晚也在發惡夢,每天也在內疚中度過,但他已不能再回頭,只要過了今晚,他就可以真正地取代他哥哥 ─ 霍震偉的身份,而霍震雄的身份,將會就由已死去的霍震偉來代替,這不是很完美的結局嗎?他們是孖生的,身份對掉有誰會知。



很不容易終於等到天亮了,震偉立即把所有的證件及錢全放進手提包裡,正當準備出門時,屋外那門鈴突然響了起來,他立即看一看桌子上的鐘,現在才大約清晨六時許,竟有人這麼早找上門來,震偉突然有點兒心緒不寧,他猶豫了好一會兒,最後還是決定去開門看個究竟。


當他開門一看時,真的從心底裡打震出來,門外站著一個頭髮凌亂,身穿粉紅格仔袍的女人,兩眼無神樣子極度發呆地站在門前。


『妳……妳找誰?』震偉看著這個女人,不禁說起話來也不斷地打結。


『震偉是我,你認不出我,我是你的女人秀靜。』那女人上前即把震偉擁抱著。


秀靜?她就是昨晚在電話裡那個女人。


震偉定一定神後,好不容易才把那女人推開,他不禁全身也在發軟了,這個女人不管怎樣看也像一個瘋婦,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她究竟是他的大哥什麼人?


『妳弄錯了,我不是震偉,我是他的弟弟震雄,我哥哥很早便去了附近的海灘散步,妳到那兒去找他。』震偉突生心一計說出這話來。


『你總是喜歡用謊言來欺騙我,一會兒又說要去學校演講,一會兒又說自己要趕寫什麼歌舞劇本,總之就是不想見我,現在更說自己是弟弟,目的只是不想見我,你找人困著我,不准我出來,你好狠心,哈哈,但天開眼呀,是天放我出來的,哈哈……哈哈……天也不容許你這樣抛棄我,你要和我離婚,除非……哈哈……哈哈……』這個女人突然狂笑起來,更用極其恐佈的眼神看著震偉。


震偉看見此情景已心知不妙,而他實在也沒有太多的時間,來陪這個女人一起發癲,他不發一聲地準備轉身離去。


可是他還未把身子轉過來之際,突感腹部有一陣陣強烈的剌痛,而那種剌痛是有著節奏感的,每一陣的痛楚就是一個強烈的節拍,直達他的五臟六腑之內。


當他望向腹部時,卻驟然望見地上給滴下來的鮮血染得紅紅的,他再抬頭看著眼前這個女人,她的臉上卻沒有任何的表情,只是不斷在喃喃自語地,而手裡卻是拿著一把長約六吋鋒利無比的刀,正是很有節奏地把每一刀插向他的腹部。


不知過了多少的時候,在模糊間聽到很多的嘈雜聲,他已不知自已在什麼時候,竟給人抬上了救護車,他只知道這刻的呼吸越來越微弱,他隱約地聽到有人在不斷呼喚著自己。


『霍生你怎樣呀,忍耐一會很快會到醫院,昨晚就是要通知你,你前任太太從精神病院逃了出來,可能會對你不利,可能你太累吧,竟不肯再聽我的電話,幸好我們還趕得及來,你放心,她現在已被關進高度嚴密的病房內,不能再逃走出來。』這個男人幫震偉按著氧氣罩不斷地說著。


他以為搶奪了震偉的身份後,以後就會安寢無憂,可是他怎樣也算不到,竟在最後一步,會做了別人的替死鬼。


震偉很後悔當初所做的一切,若能讓他可重頭來過,他寧可做回真正的自己 ─ 霍震雄,他的視線開始越來越模糊,呼吸更近乎於要停頓,他感覺到將會和他的大哥團聚,他看來應可在另一個世界裡重頭來過。


---- 全 文 完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